铁路科研技术

当前位置:  >首页 -> 铁路科研技术 -> 中国铁道质量技术监督通报

中国的中低速磁浮列车“浮”起来

2013-03-27 18:00:12 来源:中国农民网  跟贴1   作者:丁丁

小投入干出大事业

3亿元,这是北控磁浮公司中低速磁浮列车的全部研发投入!

无论选定什么样的参照系,国际还蔨***冢魑恢中滦凸斓澜煌ㄏ低车难蟹⑼度耄3亿元都是低得令人惊讶的数字!

北控磁浮董事长刘志明回忆:作为投资和系统集成商的北控磁浮1999年成立时手上只有区区8000万元的资本金,低成本运营是必须的。以小投入干出大事业的秘诀是什么?北京市先进制造技术办公室的专题调研报告认为,中低速磁浮列车产业化体系的建设和运作模式功不可没。

中低速磁浮列车的研究和制造,涉及自动控制、电力电子技术、直线推进技术、机械设计制造、故障监测与诊断等众多学科,技术十分复杂,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很显然,这是仅靠一两家单位的力量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何推动这样一个复杂系统的产业化?北控磁浮公司和国防科大经过反复论证取得了共识。他们认为,虽然这是一个大的系统工程,但是,除了悬浮和控制技术、F型钢导轨技术之外,其他一些关键技术列车、轨道、线路、供电、通讯、运行控制等等都和轨道交通相同或类似,我国企业已经掌握了相关技术。鉴于此,中低速磁浮车的产业化研发没有必要全部另起炉灶,可以组织国内的产学研单位共谋大事。

-
路径找到了,如何走?首先,北控磁浮与国防科大共同确定了中低速磁浮产业化体系成员单位的选择标准:我国铁路、航空、汽车等相关领域具有远期发展目标、有参与磁浮交通技术工程化研发积极性、拥有技术和资金实力的大型国有企业。

由17家产学研单位参加的中低速磁浮列车产业化合作体系集结起来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个产业化体系是一个超豪华阵容,是中国铁路、航空等行业最具技术优势的单位。他们是:北控磁浮、国防科大、唐山轨道客车公司、株洲南车时代、上海飞机制造厂、上海飞机研究所、四方车辆研究所、北京航空制造工程研究所、南京华氏电子科技公司、天津机辆轨道交通装备公司、铁道第三勘察设计院、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中铁六局、中铁宝桥公司、中铁房山桥梁公司、莱钢集团、中铁电气化局。

产业化体系的建立为何耗时7年?刘志明介绍,谈判比较艰难。因为选择中低速磁浮就意味着选择了磨难和风险,每一个成员必须具有共同的价值观,认同体系的运作模式。这就是:以造中国的世界领先的中低速磁浮列车为目标,发挥各自优势,开展相关的核心技术和系统集成技术研发,咬定产业化不动摇。

产业化体系的每一个成员为了共同的目标,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大家赔着钱干。每次开会都是只谈技术不言钱。这就是我们用3亿元资金坚守14年的关键所在。刘志明说。

低成本运营撬动的是价值最大化。表面上看,北控磁浮的十几家协作单位以列车系统为核心各负其责,实际上北控磁浮除借脑融智以外,还利用各协作单位的技术资源以及协作单位所在地的政府资源、管理资源、人脉资源,相比于产生的价值,显然属于低成本。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是我国轨道交通安全控制和信息技术领域的领先企业,曾先后投入5000万元研发列车自动控制系统,已具雏形的研究成果多年找不到一条线路进行试验,是中低速磁浮列车试验线为其提供了验证和应用的舞台。2008年,北京通号院为中低速磁浮列车开发的自动控制系统在国内率先通过了欧洲SAL4级安全标准认证,这蔨***噬献罡叩陌踩现ぁ1笨卮鸥「本┩ê旁旱难蟹⒎延弥挥100万元!

当弹尽粮绝时,北控磁浮管理层集资240万元,完成了管理层期权模拟行权,后来又投入了2000万元,实现了公司全员持股,现在北控磁浮蔨***芾聿愫椭肮こ止20%的公司。在缓解了资金紧张的同时,自身也从管理者心态转变为所有者心态,低成本运营理念就显得顺理成章了。北控磁浮对业务招待费、管理费用执行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双重标准,包括企业一把手在内的管理人员出差首选打折机票、坐经济舱、住连锁酒店;即使召开规格较高的专家会议,吃饭一律不上高档菜这样做的结果是,北控磁浮在经营往来中越来越赢得人们的尊敬。


咬定产业化不动摇

在产学研结合的产业化体系中,引入北控磁浮作为投资和系统集成的主体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创新。北控磁浮总工程师王永宁告诉记者,北控磁浮和国防科大不仅主导研发工作,更重要的是专门集结了一个涉及多学科的具有系统集成能力的技术队伍。这是因为中低速磁浮列车系统涉及众多不同学科、不同专业技术,多元的技术和不同的专业系统必须依照一定的逻辑融合在一起,其复杂性使得任何一个单独系统厂商都无法通过简单组合来轻易地完成系统集成任务。

未来开展商业化推广时,北控磁浮将扮演系统集成和核心装备供应商的角色,带领产业化体系,提供中低速磁浮交通系统的交钥匙工程。刘志明这样给北控磁浮的未来定位。他解释,与传统的用户集成相比,这一角色最大的好处是低成本、高效率,可保证技术持续进步,使中国的中低速磁浮列车越浮越完美。

共同投入、知识产权共有、长期合作、产业化收益共享的运作模式是中低速磁浮列车产业化真经。莱钢技术研发中心副主任、首席研究员董杰在给出这一评价后,给记者讲述了他亲历的故事:

2006年4月,北控磁浮公司决定在唐山轨道客车公司建设工程化试验示范线。当时,我国中低速磁浮列车产业化只剩最后一个技术难题:热轧生产用于制造轨排的F型钢。于是,在唐山基地开始设计、土建的同时,承担热轧F型钢任务的莱钢在北控磁浮和国防科大的配合下,紧锣密鼓地展开了技术攻关。仅几个月,唐山基地的土建就完成了,而我们面临的却是一次次的失败。那个急啊!半年、1年、1年半,热轧线上出来的总是一根根扭曲成麻花的F型钢。好在这个麻花的扭曲程度越来越小,总让我们看到一线希望。在近2年的时间里,经过16次实验室实验、10多次计算机模拟、7次大工业试验,F型钢总算热轧成功。莱钢终于破解了这一世界级技术难题,收获了发明专利和技术秘密共12项。

实际上,如果仅仅是建一条1.5公里的试验线,F型钢可以通过传统的焊接工艺制造。但是,为什么一定要热轧呢?那是因为若采用焊接方式,每天只能生产12米轨道,而热轧每天就可生产好几公里,产品质量还可比焊接产品明显提高,生产成本减少50%以上。很显然,只有后者才是产业化目标需要的。我们要的就是产业化,而不是一条仅用于成果鉴定的试验线。

攻克这一技术难题,莱钢只从北控磁浮获得了100万元的经费支持,自己研发投入了近4000万元,又花了上亿元建设了磁浮轨排加工车间,研制了轨牌加工专用装备。我们愿意投入就是看好这一技术的产业化前景,届时莱钢将是中低速磁浮列车轨排的唯一供应商,将带来巨大的效益!

热轧F型钢的研制是中低速磁浮列车产业化得以实现的缩影,是其运作模式的最佳诠释。实践证明,这一运作模式是低成本、高效率实现中低速磁浮列车产业化的根本保证。中国工程院院士、铁道电气化与自动化专家钱清泉认为,这一模式为产学研合作闯出了一条新路。


坚守的力量

你相信了你编写的童话/自己就成了童话中幽蓝的花/你的眼睛省略过/病树、颓墙/锈崩的铁栅/只凭一个简单的信号/集合起星星、紫云英和蝈蝈的队伍/向没有被污染的远方/出发于是,人们相信了你/相信了雨后的塔松

这是朦胧诗人舒婷的《童话诗人》,上世纪80年代初的大学校园里常常能听到有人诵读。20多年后的2005年一个深秋,听一个北方汉子喃喃低吟着这首诗,记者眼眶湿润,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他就是北控磁浮公司董事长刘志明。此后的7年间,每次见面,都觉得岁月真的会在人的脸上留下印痕,不变的是他和同道们对童话的坚信。

刘志明说,只有相信童话才可能有神话,磁浮的发展就是自己相信和让别人相信的过程。北控磁浮确实打造了一个神话:造中国的世界领先的中低速磁浮列车。

盘点中低速磁浮列车产业化体系,记者发现,除北控磁浮公司,其他的16家合作单位都是我国轨道交通相关行列里响当当的行业巨头。北控磁浮公司只是1999年北控集团为筹建八达岭中低速磁浮旅游示范线而成立的公司,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行。八达岭线因种种原因终未实施,但是,刘志明却被这个当时仍处于实验室的技术深深吸引,相信了一个童话,开始打造神话。

当时,以及后来历经磨难的14年间,刘志明都可以名正言顺地从北控磁浮抽身离开,可以被提拔,也可以回到他参与创业的香港北京控股上市公司,获得更高的收入。

为什么选择坚守?面对记者的追问,刘志明回答发展高附加值的民族产业和民族现代制造业是一个国家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中国的城市化发展为磁浮交通创造了世界独有的发展机遇,市场是发展民族产业的战略资源,中国有优秀的科学家,辛勤的产业工人,具有所有磁浮产业发展的条件,如果让中低速磁浮列车的产业化因技术以外的原因而停滞或半途而废,自己将难辞其咎。所以我们选择坚守!

在长沙国防科大、唐山轨道客车公司、莱钢等单位采访时,都有人告诉记者曾看到刘志明为某一关键节点取得成功而默默地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其实,这个堂堂男人的泪,岂止是为成功而流,更多的是巨大压力的自我释放,那是不为别人知道的辛酸苦辣!

刘志明充满感情地向记者介绍,实际上,坚守时间最长的是常文森教授,从人生的盛年干到古来稀啊!这个项目是他30年前带领学生,从拆旧变压器做实验中艰难起步,他是我们的技术核心。试验车系统联调正赶上2001年的夏天,此时的长沙酷暑难当,60多岁的常教授和科技人员一起在烈日下,光着膀子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背上都晒脱了皮,今天他70多岁了,退休了,每天还在上班,在努力。

国防科大磁浮中心主任李杰教授认为,常教授和刘总,一个负责把握技术,一个负责战略和体系协调,分工清楚,互相理解,是我们队伍的灵魂。

不能这么说。常文森和刘志明异口同声地否认,他俩一口气说出了一长串不能少的名字。

王平、王永宁、龙志强、吴俊、佘罗华他们无私奉献,甘于清贫,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坚守、再坚守。有的放弃国外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义无反顾的坚持这一事业;有的因没有时间写论文,一次次失去评职称晋级的机会;有的1年里有近一半的时间远离家人,在试验线上测试研究。

胡兆广、范伯元、熊大新、黄卫全都是德高望重的领导,他们从企业和国家的长远利益出发,超越任期,果断决策,给磁浮研发持续的支持。

这列车承载着我,一个中国人的尊严和骄傲。这句话是所有中低速磁浮人的心声,说出这话的是铁三院磁浮项目组总工程师张佩竹。近几年我国正处在铁路建设高潮期,张佩竹领导的项目组可能是铁三院里唯一没有效益的项目组,其绩效工资无疑会比同事低很多,为此他没少遭妻子抱怨。2009年6月,第三代车编组联挂运行试验时,他把妻子和孩子从天津带到唐山基地,让他们坐车,他告诉妻子,这就是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干的事。

听他们的故事,感受他们的心路历程,记者不得不对他们肃然起敬,不得不为他们对国家和民族的担当感动,他们就是自己编写的童话中那朵幽蓝的花,寂寞而美丽,是神话的创造者。

 相关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中国铁路市场网|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友情链接|联系我们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中国铁路市场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中国铁路互联网社会化应用平台--铁路市场化系统信息平台—铁路系统公众资讯发布平台
中国铁路市场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7 zgtlsc.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zgtlsc@163.com 联系电话:010-56188078 路电:021-51888 监督电话:010-51851888 15321792229

京ICP备11014984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441号
客服:    
名称: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名称: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名称:网络110报警服务 名称:中国互联网协会 名称:中国电子商务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