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鲁新:青藏铁路建设总指挥部专家咨询组组长(一)

2010-06-11 14:23:39 来源:  跟贴0   作者:
 张鲁新,青藏铁路建设总指挥部专家咨询组组长。在海拔4800米以上的高原,为确定冻土的性质,张鲁新与另外一名同志一年曾挖过437个试坑;为确定青藏铁路线路方案,张鲁新曾步行在雪域荒原考察;为了获取冻土长期承载力数据,张鲁新曾在零下30摄氏度的寒夜里顶着雪花和冰粒,不顾腿脚冻僵,站立8个小时观测……

  张鲁新 济南走出的“天路”科学家

  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正式通车,因为它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铁路,所以人们崇敬地称它为“天路”。在很多人心目中,这是一条“朝圣之路”,路上跋涉着很多追寻梦想的人,他们的梦想是纯净的蓝天白云,神秘的宗教圣地;同时,这条路上还有另一群值得讴歌的跋涉者,他们也在追寻自己的梦想,因为这条路还通往另一个圣地,那就是真实与科学的殿堂。

  在这群人里面,张鲁新也许是最应该值得我们尊敬的人之一,这不仅因为他解决了青藏铁路建设中的最大难题,不仅因为他在雪域高原度过了40年春秋,也不仅因为他为科学研究九死一生历尽艰辛,还因为他是我们济南走出的科学家,他在济南生活了十几年,济南的生活经历让他终生难忘。25日晚,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远在格尔木的青藏铁路建设总指挥部首席科学家张鲁新。

  7月25日晚7时30分,当记者拨通几千公里之外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青藏铁路建设总指挥部专家办公室的电话时,身为总指挥部专家组组长的张鲁新正在为青藏铁路建设撰写技术总结与咨询报告。

  采访中,记者逐渐认识了一个和想像中完全不同的张鲁新,一个真实乐观、爱读小说、爱看电影、滑冰游泳弹钢琴样样精通、由衷热爱生活、热爱科学的张鲁新。

  新婚7天告别妻子奔赴高原,一别三年;长年坚守观测站,40年里取得1200多万个数据;生命禁区历尽艰辛、多次面临死亡考验

  青藏铁路的建设有三大难题:多年冻土、高寒缺氧和生态脆弱,其中冻土问题是头号难题。早在1958年9月就动工的青藏铁路,在施工两年之后的1961年全部停工。国外甚至有人说,只要昆仑山在,铁路就永远修不到拉萨。在工程上解决青藏铁路冻土问题的人,就是张鲁新。

  作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火车头奖章”的获得者,张鲁新以其深厚的专业知识、丰富的实践经验以及坚韧不拔的人格魅力,成为公认的青藏铁路建设总指挥部惟一的首席科学家,他的一生都献给了在生命禁区筑成的这一条路。

  也许是出于一个科学家严谨细致的本能,张鲁新对自己人生中很多重要经历的日期都记得很清楚,1975年3月25日就是其中一个。这一天,张鲁新第一次真正接触到青藏铁路建设工程。张鲁新坐在装满了^***的救护车里,走了七天,来到了海拔4760多米的五道梁。当时气温已经零下20多度,躺在铺着席子的大通铺上:“冷还是次要的,主要是头疼的受不了,疼的真是想打滚,抱着脑袋拼命喊,可是我敢非常真实地说,当时我没有任何想回去的念头。”

  张鲁新1970年8月毕业于唐山铁道学院(今西南交通大学。1972年唐山铁道学院迁至四川,更为现名)铁道工程系工程地质专业, 毕业后被分配到大兴安岭。毛主席一句话“青藏铁路一定要修”,让张鲁新报名参加了青藏铁路冻土研究队伍,新婚第7天,他就辞别妻子,奔赴了高原。当时他并没有想到,再见到妻子是在三年以后了。这三年中,张鲁新没有一丝后悔,今天,说到这些他依然很平静,只是说:“那个年代这是比较正常的,很多人都这样。”

  1958年9月,青藏铁路从西宁到格尔木的一期工程上马,由于当时国内经济不堪重负,1961年,青藏铁路被迫停工,大队人马撤离了青藏高原,只保留了一个风火山冻土定位观测站,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座高海拔定位观测站。正是这个观测站的常年坚守,在40多年里共取得1200多万个观测数据,这些数据为青藏铁路的修建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持。在这个没有蔬菜、没有电、最后几年几乎完全没有任何经费的地方,张鲁新坚持到1988年。

  这些年里发生了很多事:1976年的一天,张鲁新和两个同伴要走30公里确定图标。他们从上午8时出发,下午4时,才走到目的地。到了目的地,三个人全蒙了,这里根本找不到地图上标的山头,地图是错误的,三个人必须根据记忆走回去。天突然黑下来,下起了冰雹,他们脱下衣服来包住地图和材料,然后一步一步往宿营地摸。

  夜里3时,浑身湿透的三个人再也走不动了,他们蜷缩在一个避风处,开始谈到了假如牺牲了该如何保存这些材料。迷迷糊糊中,他们听到了战友呼喊的声音。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发出一点声音,万般无奈中,他们找到一个防水的纸烟盒,以及最后三根火柴。他们把纸烟盒撕成三条,点燃一条,没人看见;再点燃一条,还没人注意:只剩下最后一点希望了,最后一条烟盒点燃,他模糊听到了战友的惊呼声……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说到这些,张鲁新没有任何激动或感慨之情。他说:“这些事也已经说了好几次,今天的年轻人听到后好像感到很不可思议或者感到很有传奇性,其实我们呆的地方是生命禁区,这些情况是时时刻刻存在的。当时我们也没意识到是什么九死一生,只要从事这项工作,就必然会面对这些。”张鲁新说,现在他把这些经历说给年轻人听,不是想强调什么艰苦,只是想告诉年轻人,碰到不顺心的事要自己学会努力克服,即使遇到生命挑战也不要惊慌失措,因为你躲是躲不过去的,只有勇敢面对它。一个人只有经过艰苦条件的锻炼,以后才能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保持平静的状态。

  首席科学家在济南长大,在济南度过了小学、中学时光;从小成绩优异,生活有条理;爱读书,滑冰游泳唱歌样样精通;科学家也紧跟时尚,拥有很多“粉丝”

  张鲁新1947年出生在河北宁津县(今属山东),但是还没上小学就来到了济南。“我一直把济南当作自己的故乡。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1988年还又回去工作了一年两个月。现在济南还有很多我的老同学、老朋友,我的哥哥和妹妹现在也生活在济南,不过现在他们都已经退休了”。说起当年的生活,张鲁新如数家珍:“我的小学是在县西巷小学,初中是在济南五中,高中则是济南一中。”

  那时候张鲁新家住珍珠泉畔牛头巷。在他的记忆中,当时的济南非常干净整洁:“大明湖的水清澈见底,冬天滑冰、夏天游泳,是小孩子的乐园。我的游泳技术很好,会跳水就是那时候练的。”

  张鲁新从小就显露出科学家的潜质,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在班级里从没有掉下过前三名,而且功课非常全面,不仅数理化成绩突出,包括体育、美术、音乐在内门门皆优:“初中三年级,有一次我考了个全市第一名,十门功课我是10个一百分,包括外语和语文”。高二时张鲁新已经自学完了高三的课程,高三时已经开始看大学的教科书了。张鲁新说,从第一天上学开始,自己学习从不需要家里人督促,都是自己安排生活和学习。即使上了大学住宿舍,也是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得井井条理,所以后来自己一个人在高原生活,家里人对他也放心。“可能我确实从小就具备作为科学家需要具备的严谨与细心”,张鲁新笑言。

  当年的老师中,张鲁新最感谢两位:一是初三时的班主任张振声,一是高中的物理老师许世喧。从两位老师身上张鲁新学到了很多东西,除了书本知识以外,更有很多人生道理,至今他仍在受益:“张振声老师教我语文,他毕业于济南师专中文系,只比我大五六岁,当时也就二十一二岁的样子。张老师的家庭出身不太好,但是他有很深的文学功底,骨子里有一种浪漫的气质,这对我影响
 相关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中国铁路市场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中国铁路互联网社会化应用平台--铁路市场化系统信息平台—铁路系统公众资讯发布平台
中国铁路市场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7 zgtlsc.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zgtlsc@163.com 联系电话:010-56188078 021-51888 15321792229 监督电话:18611522786

京ICP备11014984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441号

名称: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名称:北京网络行业协会 名称:网络110报警服务 名称:中国互联网协会 名称:中国电子商务协会